同路陆陆陆

远离圈子保智商,我自闭我快乐

霍格沃茨:一段罗曼蒂克史(33-35)

终于更新了!太感人了!你俩了快点和好吧

eloise:

震惊!作者万万没想到,竟然掉落了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(33)




林小姐的这个暑假与往年并不相同。




就紫鹃的观察而言,她实在很难说这种不同是好事还是坏事:按照往年的惯例,林小姐应该跟贾家一同去别墅避暑,而今年这个人选变成了薛小姐。




紫鹃当然气愤难当——毫无疑问地,这是对林小姐进一步的蔑视,背后的意图昭然若揭:他们希望替薛小姐制造更多的机会,以此取代林小姐!她不止一次向贾少爷提出过这一点,提示他的未婚妻受到了忽略和冒犯。贾少爷听话的去找过贾夫人,却被贾夫人的言辞却同样巧妙:


“你林妹妹的身体今年很不好,经不起这样的长途奔波。”她皱着眉头,满脸的担忧,“再说别墅的气候太过潮湿阴凉,往年每次去她都闹头痛咳嗽的毛病,你又何苦来非要折腾她去呢?”她说着端起茶杯,脸上的神色不容拒绝,“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
非但言论毫无破绽,且贾夫人的演技实在太过高明,让人无从指责。贾少爷隐隐觉得不对,却无从辩驳。


林小姐却出人意料的对此没有太大的反应,听说了这样的安排,也只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,之后就专心投入到钢琴曲的练习中。直到启程的前一天,贾少爷再度过来房间问她要不要明天坐他的马车一起去时,她才不无讽刺地反问:“我去做什么?人家处心积虑的把我摒除在外,我又何苦巴巴儿地跑去坏了人家的好事碍你们的眼!”




他们当即不欢而散,贾少爷讨了个没趣,又见她态度坚决,只有蔫头耷脑地走了。他一退出房间,紫鹃忍不住上前相劝:“姑娘何必如此呢?宝玉少爷也是好心,又作甚么非要冷言冷语地顶他呢?”




林小姐不为所动:“他好心,早作甚么去了?现在才跑来,让我做小伏低地跟过去,也不知是帮我还是害我!”




紫鹃发了急:“宝少爷怎么会害姑娘!他素来最为姑娘考虑,爱重姑娘爱重得紧呐!”




她本是好意相劝,不知怎地,林小姐一听这话,两弯细眉似轻烟般竖起来,冷笑不止:“你还帮他说话——我说他两句,还不是转身就走了!凭他什么好意!凭他什么爱重!嘴上说得花儿似的——但凡是稍稍冷一下脸,他变吓得退避三舍了;若是三四天不理他,不说话,他便没了兴致,再也不来找你了!我呸!”


她说着眼眶红了,恨恨搅着手绢子:“男人——还不是都一个样子!”




紫鹃见她哭起来,吓得一跳,忙倒茶上来安慰,心里却在犯疑惑:往日里,林小姐不管怎么使性子,宝少爷从来没有冷过林小姐才是——那林小姐这骂的,又是谁?




(34)


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林小姐很快便忘了这件事,开始准备暑假里的演出。她现在的生活堪称丰富多彩:经过多场演出之后,有许多晚会和音乐会开始邀请林小姐前去一展才华,不仅仅是乐团的演出而已。与此同时,许多与音乐有关的报纸也开始找到她,盛情难却之下,她不得不在闲暇时间为他们撰稿。




紫鹃起初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了,但并没出现她想象的这种情况,她终于放下心来。而目睹着林小姐得到的奖项越来越多、收到的声誉也越来越高(每周杂志社都会打包读者包含爱意的信件给她)、甚至也开始有了不菲的收入——不过这笔钱并没有存进她原来的银行户头里,在埃洛伊塞乐团团长委婉的建议下,她另开了一个银行私人账户来保管,理由是方便对接——当然,贾家对此一无所知。




这件事让紫鹃又欣慰又矛盾,要知道,小姐刚刚开始这项活动时让她大惊失色——在他们的母国,未婚的女性出门抛头露面简直不能想象,更不要说在公共场合演奏取悦他人了。但现在她发现,她的林小姐并没有受到人的轻视,反而是被尊重的。这虽然与她的认知背道而驰,但也不再反对,转而悄悄的支持起小姐来了。




渐起的名声并没有给林小姐带来多大的快乐,正如贾家去别墅避暑也没有给她带来太多的烦恼一样。她的心情并没有太好——但也不至于太差。紫鹃原本担心人去楼空的庄园会让林小姐觉得伤感,结果非但如此,林小姐看上去甚至心情还不错。她开始每天都去餐厅用餐,一个人坐在主位上指挥仆从布菜,然后露出微笑,仿佛让她觉得轻松似的。




但她的心情仍然称不上舒畅——她每天都会一次紫鹃:“有没有人来找过我?我是指我的同事。”紫鹃摇摇头,林小姐会在此之后陷入沉默,冷着脸吃完剩下的东西。




(35)


她心里的疑惑在暑假快结束的时候,终于得到了解答。




这天林小姐要参加一个小型的慰问活动并表演节目。当乐团团长通知她的时候,她本来想拒绝,但听说这个活动是在孤儿院举行的之后,改变了主意。




“我参加。”她说。




以紫鹃的眼光来说,这个活动实在不值得参加:时间长、地点偏僻且没有报酬。她们甚至得让自家汽车夫将她们送过去,着实是不上算。但林小姐坚持如此,她也只好做了一篮子三明治跟过去服侍。




最开始的时候,一切顺利——毕竟这不是第一次林小姐公开演出,观众席除了孤儿院的修女与孤儿们,还有许多成年人。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因为过去听过林小姐的演出而深受感动,所以不远万里跟随而来。因此林小姐穿着一身简单的雪白色棉麻连衣裙登场时,便引起了一阵欢呼及口哨。




当她行过礼,将小提琴驾到脖子上时,掌声与欢呼立刻安静了下来,仿佛连乡间的小虫儿都被这气氛感染,变得鸦雀无声了。在众人的屏息凝视中,林小姐拉出了第一个音,将众人带入了她的世界中。




她的曲目并不长,很快结束。接着不出意料的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,甚至连那些阴郁的孤儿院的孩子们都露出了轻松的笑容,有人在后排高声大喊“bravo!”那些孩子们也跟着大喊“bravo!”,甚至有的小女孩悄悄向身边人打听:“那仙女一样的姊姊拉的是小提琴可是?”




这让紫鹃又得意又骄傲,她鼓着掌站起来,拍得巴掌生疼,为她心爱的小姐喝彩。她看向林小姐,为她强大的影响力而与有荣焉——林小姐正轻巧的拎着小提琴躬身向四方行礼,脸上带着略带羞涩的笑意,但那笑意不多时却凝固了——在她看向孤儿院庭院门口的时候。




紫鹃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那里站了个熟悉的身影:白衬衣,黑裤子,黑皮鞋。因为炎热,他少见的没有打领带,衬衣的袖子挽上去,第一颗扣子解开,显得他本来就很长的脖子越发的修长。脖子上面架着一张英俊的脸,五官深邃,高鼻梁,薄嘴唇,黑眼珠子,是微微一笑能迷倒在场全部女士的不正经长相。此刻却带着陶醉的神色,正跟着前排的人一起叫着:“Bravo!”




她过了一会才想起来,这个人是谁:汤姆·马沃罗·里德尔,林小姐除了宝少爷之外唯一走得近的男人,林小姐的同事——莫名其妙一个暑假没有听见林小姐提起、仿佛失踪了的男人。




对林小姐别有用心的男人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说更新就更新,我日天可以说很讲信誉了。

评论

热度(290)